待我登科跃龙,皓令天下,看你执玘子素雅

【尼吉】飞鸟与鱼(HE,一发完)

!!我,年更选手,带着我的脆皮鸭文学回来了!!(bushi

衡水两月游的产物,简直难产,我再也不在学校写东西了, @毓 你毓是神仙,监督我写完了文,给我写了长评,自己又干了三篇1.5w+。爆字数使我呕吐,排版差点没弄死我。

确认关系HE,时间线在政变之后,主要就是想写两个老男人的心路历程,全程无虐,ooc可能

就这样,Ready?Let's go


飞鸟与鱼

0.

他以为自己是挣扎着游向海面的鱼,固执地束缚飞鸟日复一日地盘旋海面。

可他不曾想过,其实飞鸟才是那条深潜海底的鱼,不能也不想逃脱深海。

1.

下雨了。

吉恩推开车门,便被冷雨浇了一身。

“叫你拿伞。”驾驶座的尼诺在身侧摸出两把伞。

吉恩接过,下车撑开,萝塔随后也下了车,挂在吉恩手臂上。

“走吧。”吉恩立在雨中,递出另一把伞。

“我不去了。”尼诺笑笑,“你和萝塔就可以了。”

吉恩皱眉:“没有什么不合适的。”

“不了。”尼诺降下车窗,接过了伞,却没有打开车门,“我等着你们。”

“嗯。”吉恩闷闷地出了一声,把伞向萝塔那里倾了倾,“萝塔,走了。”

“哥哥,你那边肩膀都被淋湿了,把伞向你那边移移啊。”风中飘来萝塔的声音,尼诺看着吉恩和萝塔的背影,摇了摇头。

“嚓,嚓”兴许是天太潮了,吉恩的烟几次没有点起来,他烦躁地抓了抓头,金黄色的头发在脑后揉成一团,伸手进衣襟掏出烟盒,想要换支烟。

“哥哥,马上就要到了,你别再抽了。”萝塔夺下他嘴上叼着的烟。

“啊,忘了。”吉恩粗暴地把烟盒塞了回去,“抱歉。”

“哥哥你到底在烦什么啊。”萝塔摸了摸他冰凉的手。

不清楚。

他也不清楚自己在烦什么。

明明是他自己告诉尼诺的,让他去过自己的生活。

可是把他强硬地拽进自己世界的行为又算什么呢。

让他来陪自己看父母,也是想再亲近一点。

真霸道啊。他紧盯着水浸的泥土,黑鸦鸦连成一片。

“哥哥,回神啊,到了。”他的右手臂传来拉扯感。

他抬头,眼前两座被雨水淋落得颜色斑驳不一的墓碑。

“萝塔,你拿着伞吧。”吉恩蹲下,把一束百合花放在墓碑前,花朵被水滴砸得微微颤抖。

萝塔想给他打伞,被他拒绝了,萝塔站在他的身后,冷风扬起了他的衣角,浅麦色的蓬软头发湿了,微微趴下,在灰色的天空映衬下显得有些黯淡。

萝塔叹了口气,上前一步,坚持给吉恩打起了伞。

吉恩抬起头,却正对上他母亲的照片,第二王女扬起的长发柔化了她的轮廓,可带着笑意的眸子却透出了决绝与坚定。

妈妈。他低叹着

我该怎么做呢?

我知道他属于天空,可我却剪了他的翅膀。

我不想放他走。

他掏出了手帕,擦了擦相片,站起了身。

伞的乌黑笼罩着他。

“走吧。”他接过了伞。

走了几步,他猛地回头。

照片上第二王女一如既往地笑着,飞扬的灿金色长发热烈而又刺目,与石灰色的墓碑格格不入。

我会的,妈妈。

他没有再犹豫,步子更快了些,步步踩溅一地水花。

他奔向那燃灯的彼岸。

2.

“怎么还是湿了,明明给你带伞了啊。”驾驶座上的尼诺回头,无奈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。

“先把湿外套脱下来,穿我的,到家再找条毛巾给你擦。”

“哦。”吉恩乖乖脱下湿衣服。

萝塔笑了,点了点吉恩的眉心:“一直以来都是尼诺照顾哥哥,哥哥什么时候也照顾尼诺一次啊。”

“我怎么没有过。”吉恩不满地小声嘟囔。

尼诺戏谑地看了他一眼:“我也希望我的王子殿下能照顾我一次啊。”

“说过不要这么喊我,好别扭。还有,好好开车。”

“是是,吉恩。”

3.

“现在就走?”吉恩趿拉着拖鞋走了过来,手上握着打火机。

“啊,早去早回,尽量吧。”尼诺弯着腰在玄关穿鞋。

“给你留不留饭……”话音未落,就被准备晚饭的萝塔的高声呼喊打断了,“哥哥,要抽烟去外面抽。还有尼诺,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住,说定了!”

“是是是。”尼诺笑着戴上墨镜拉来门,“我出发了。”刚想关上,消瘦的身影就从门缝中闪了出来。

“顺便抽根烟。”吉恩手拽着披在身上的大围巾,叼着烟吐字不清。

“啊。”尼诺拉了拉门,确保门关严了。

从顶层到楼下,吉恩的一支烟已经快燃完,他走到大厅茶几旁,抖了抖烟灰,又向尼诺走去。

“回去吧,萝塔的饭快做好了。”尼诺倚在门边。

“行。”话虽这样答应着,还是径直向尼诺走去,一把拽下他的墨镜,“别戴了,天黑。”

尼诺愣了一下,动作流畅地挂上笑颜,“我走了。”

“啊。”吉恩利落地转过身,一边向电梯走去一边向尼诺挥了挥手。

尼诺敛了笑容,沉默着看着电梯楼层从1跳到了顶层。

4.

尼诺把摩托车停在甬道上,淋着雨走向那片黑暗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他为墓碑撇了撇淋在它头顶的水。

“今天陪着吉恩和萝塔去看了第二王女和他的丈夫。”

“真是没有想到……吉恩也要把我拉去啊……

嘛,也在情理之中吧。”

“要是你知道我对我们的小王子的情感,你一定会气炸了吧。”

他的笑转瞬即逝。

“不想离开啊……

但他总有一天,会不需要我的吧。”

一双蔚蓝的眼眸波涛汹涌,一团黑暗包裹着他。

“我会陪着他,直到他厌烦为止。”

“不管以什么身份,朋友、家人,抑或是更深。”

雨小了,银针落下,再溅不起一地水花。

他不管墓碑上水迹密布,上前一步拥住了墓碑,任由自己的衣服湿的更彻底。

“我走了,再会。”

5.

尼诺按下了门铃。

“刷”门被很快打开,吉恩耷拉着眼睛,看清他是谁后,又想立刻关上。

“等等等等。”尼诺赶紧抓住了门框,“怎么了,别气啊。”

“现在该我说这句话了。”吉恩转身,拖鞋“吧唧吧唧”打在地板上,进了卫生间开始翻找。不一会一条大毛巾落在尼诺头上。

“明明给你带伞了。”

“先去洗个澡吧。”说完,他扭头进了厨房。

“啊。”尼诺答应,开始向地上甩自己的衣服。

“给我扔到洗衣机里去啊。”吉恩探出头。

“是是。”尼诺拎着湿衣服,拖鞋吸了水,发出“吱吱”的响声,他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,直起腰,想走到吉恩的卧室里拿两件衣服,路过客厅却听见锅里油滴“嗞拉”的声音。他转头,见吉恩叼了根烟,盯着锅。

“会被萝塔骂。”他无奈地叉腰。

“所以才没点上啊。”吉恩关了火,转过头,看见尼诺几乎全裸,咬了咬烟嘴,“赶紧去洗澡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尼诺已经进了里屋,开始翻找衣服,“我衣服你放哪了?”

“老地方啊。”吉恩踱了过来,探头。

“算了。”他关上衣柜,“我先去洗了。”

卫生间不一会儿就传出了“哗哗”的水声。

吉恩却僵在了原地,低着头,看不清神情。

6.

“哥哥你怎么又要出差啊。”萝塔一边给他收拾东西,一边嘟囔着。

“抱歉啊,萝塔。”吉恩揉了揉萝塔的头,“但是我不得不需要离开一阵了。”

他转头,对倚在沙发上的尼诺说:“你就在家陪萝塔吧。”

尼诺很清楚他在指什么,把自己的神情隐藏在墨镜下:“啊,行。”

7.

尼诺举起了相机。

屏幕上人来人往,缤纷万千。

唯独没有他最想见到的人。

他叹了口气,放下了相机,转头走远。

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。

暗室的红灯打在那头金发上,显得晦暗莫辨,不过他丝毫不在意,用手轻轻拨过挂在绳上的那串照片,照片相互碰撞,宁静而又清晰。

桌子上的照片拂过他的手心。

那人坐在草地上吃三明治,察觉到他的相机却没有丝毫扭捏,平静地看着他;那人笼罩在黑夜中,被他迅速地套上王冠后的一闪而过的茫然,被他定格在镜头里;那人映在白雪中,直勾勾地看向山上的他,仿佛要看进他那邪念横生的灵魂……

他叹了口气,笼了笼照片,却不想照片中夹着什么东西,“啪嗒”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他无所谓地捡起,在看清楚这是什么后,却两手发颤。

那是一支粉红色的香烟。

8.

“所以说那区果然是花的王国,连递的烟都这么罗曼蒂克。”吉恩修长的手指随意地转着粉色香烟。

“依你的速度这十三支烟一天就能抽完啊,你不会还留着它们吧?”尼诺举起了酒杯,喝了一口。

“啊啊。”即使是酒馆昏黄的灯光,吉恩颊上的那两团红晕也清晰可见,“就留下了这一根。”

“不会要留着当作纪念吧?”尼诺端起酒杯,透过酒杯的边缘,吉恩的脸变得模糊。

“不。”吉恩抬了抬嘴角,因为醉酒,连眼角都染上了一抹红色。

“是要送给特别的人。”

“哦。”尼诺握杯子的力加大了些,手指骨节分明,“是格罗苏拉长官,还是莫芙总部长?”

“都不是。”吉恩转了转玻璃杯,透明淡棕的酒液飞快地旋转了一周,在杯壁上留下晶莹的水珠。

“那是谁呢?”尼诺把杯子移开,状似不在意地用手托腮。

“那能是谁呢。”吉恩抬头,定定地看着他。

9.

“我回来了——”随着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,吉恩拖着行李箱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

“欢迎回来!”萝塔像小鸟一样从厨房飞了出来,“饭快做好了,尼诺马上就到,哥哥你先换衣服洗个澡吧。”

“好。”吉恩晃进了卫生间。

“咚咚咚”不一会儿就响起了敲门声,萝塔跑过去开了门,尼诺瞥见了行李箱,“吉恩回来了?”

“嗯。”萝塔欢快地点了点头,“哥哥在洗澡,尼诺去收拾收拾吧,一会儿就开饭。”

“啊。”尼诺也露出了笑容,“我去拿碗筷。”

吉恩披着毛巾出来了,尼诺抬眼,里面是涨满了的笑意:“回来了?”

吉恩嘴角挂上了不易察觉的弧度,“回来了。”

10.

“瞒着萝塔出来真的好吗。”尼诺给他俩的杯子倒上了酒。

“你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吉恩接过酒杯。

“算了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。”尼诺叹了口气,脸上却分明挂着笑意,“这次去巡查看了点什么?”

“比之前平静多了。”吉恩喝了个尽,“大家日子都过的挺好的。”

尼诺举杯,却没有要喝的意思:“没有遇到有趣的事啊。”

“没,连风吹草动都没有,估计是被之前那件事吓怕了。”吉恩给自己满上,想了想,“倒是遇见了格罗苏拉长官……有点意外。”

“哦?”尼诺用指尖敲了敲杯壁,清脆中却透着几分沉闷。

“啊,还在为利利乌姆长官的事情忧虑啊……那位长官本就有忧系天下的情怀啊。”

尼诺笑了:“怕不止这个原因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吉恩喝酒的动作顿住了。

“没事。”尼诺托腮,看着吉恩的眼神越来越迷蒙,却没有要制止的动作,端起酒杯喝了口,心里默默数了五个数,吉恩应时倒在了酒桌上。

“喂喂。”尼诺把他架了起来。

“所以说想和你说点正事的时候,就不能带你来酒馆啊……”

“喂,吉恩,回我家了哦,别再把萝塔吵醒了。”

不出乎意料的,没有任何回应。

尼诺叹了口气,把歪倒的吉恩架回了家。

11.

尼诺把吉恩放在床上,脱了他的鞋和外套。

落地窗容纳了月光,在莹白的月光下,勾勒出了吉恩柔和的轮廓。

清亮的月光在他的眼底映下一圈细密的睫毛阴影,显得他温柔又宁静,完全不像白日里的淡漠。

尼诺定定地盯着他,突然叹了口气,伸出手拨了拨他淡金色的头发,露出了他光洁的额头。

尼诺俯下身,轻轻亲了亲吉恩的额头,“晚安,我的小王子。”

吉恩突然睁开双眼,直对上尼诺的眼神,拽着尼诺的领子把他抻了下来,直接亲上了他的唇。

待分开后,吉恩笑了,对着尼诺轻轻吹气

“晚安。”


THE END

评论(8)
热度(39)

© Monch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