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我登科跃龙,皓令天下,看你执玘子素雅

【非良】寄君书(知乎体)

先祝大家新年快乐

啊我终于赶上了一回……刚才码的被我删了,我又重新写了一遍QAQ我竟然能准点发文,感动

嗯这篇主要是想表达,在韩非走了之后,张良的内心活动

虽然他已经走了,但是他带给我的快乐与幸福已经足够了。

想写很久了,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写出这样的感觉啊。

一。点。都。不。虐。

真的

就这样

寄君书

提问:你最重要的人消失在你的生命中,什么时候你才能风轻云淡,一笑而过

51586关注    844695条评论

匪我思存   

9.8亿赞    842579条评论 

谢邀。

我从事比较特殊的职业,周围的朋友也是,现在已经差不多看开了生死。

但是在我还没有怎么面对过生死的时候,却失去了我最爱的人。

我爱人也从事特殊职业,但他是世家公子,比我的危险性要大的多。

但我没有想到,危险变成了事实。

当听到他出事了的消息,所有希望侥幸祈祷什么的都在一瞬间化成了空,心好像被开了个洞,里面的东西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,风一吹,整个人捂着空荡荡的心,冷的蹲在地上发抖。

是真的痛。

当年什么激烈的手段都用过,朋友都说我好像变了一个人。可是现在再触碰那些往事,只觉出温和。

可能时间是真的能消磨一切吧,当年的那些锋利的玻璃渣已经被打磨成了温润的玻璃珠,温润得令人难以置信,就是它偶尔反射的阳光有些刺眼,但这刺眼的阳光也带给了处在深渊的我温暖。

前两天打扫了一下家中卫生,看到他种的那棵兰花。他这人懒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棵兰花他宝贝得不行。我给这棵兰花浇了浇水,恍惚中好似看到他弯着腰给兰花浇水,依稀晨光朦胧了他的轮廓,垂下的几丝长发被染成了金色,他直起身,伸了个懒腰,回头冲我眨眨眼:“子房这么聪明,不用我说,自然能猜到的。”

前天看到他妹妹,把这事跟她说了一下,他妹妹一下子跳起来:“哎呀,小良子,你聪明了半辈子,居然栽在了这件小事上。你没听过别人形容你:‘谦谦君子,细致如兰,温润如玉’吗?”

写到这,我又笑了起来,没什么,就是高兴。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傻还是他傻,不过两个傻子凑一起,也挺不错的。

我和他向来不怎么直接表达感情,因为两个人一个眼神就能懂对方在想什么,有时猛地一抬头,就发现他眼里满是爱意,他自己还未发觉,我愣了一下,然后牢牢地扣住他的手,他也愣了,极快地反应过来,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当年在一起,也没有说什么告白的话,那天去干什么,我已经不太记得了,只记得他坐在车上,声音有点颤抖,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,我本不是什么委婉含蓄的人,当时也还小,直接盯着他的眼睛:“有。”

这么细算算,我们俩呆在一起的时间很长,但是在一起,没有几天。

问他这个问题,他哈哈一笑:“其实你不知道,我在你十三四岁的时候……”

嗯,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用书糊了一脸。

在一起之后其实生活也没有什么变化,只不过他来我这更勤了点,两个人每天一起度过的时间更长了而已。

我们俩在一起被他一位关系挺好的女性朋友知道后,她一脸嫌弃:“看不惯你俩已经很久了,一天天简直就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,现在终于在一起了,赶紧去互相祸害吧。”

十几年的相处方式早就习惯了,况且我俩也不是什么腻歪的人,当年就我上学他上班,没事带我去现场破破案。现在我讲课,顺带接管了他的事业,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是不是在天上看着我,就如当年午后我看着他在躺椅上的睡容,他的睫毛被微风吹的轻轻颤动,睡容宁静而又乖巧,我看他看得自己手中的书掉在地上都浑然不知,满心满眼只是他。

昨天去看了《南极之恋》,对女主念的那首诗印象很深

那是耶鲁达的《夜》:

  当我安息时,我愿你活着,我等着你。

  愿你的耳朵继续将风儿倾听, 闻着我们共同爱过的大海的芬芳,继续踏在我们一起踏过的沙滩上。

  愿我的所爱继续活着,我曾爱你,曾为你将万物歌唱,因此,你要继续绚烂地如花怒放。

跟我俩挺像的。

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,提起你的名字才能不泪流满面。

但是当到了这个时候,我感觉到的只有你带给我的幸福与满足。

也有朋友劝我再交往试试,没准就能遇到新的人。但是世间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他了。

时间会消磨痛苦不堪,但是你于我的快乐只会被打磨得越来越耀眼。

世间没有谁会因为谁活不下去,只不过是活得好与不好之分。

但是我过的挺好的。

多谢你,给我如此美好的一段年华。


于2018年2月15日编辑

评论(12)
热度(36)

© Monch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