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我登科跃龙,皓令天下,看你执玘子素雅

【局路K漏狮鼠】REDEMPTION CAMP/赎罪营

局路K漏狮鼠,不分主次,HE绝对

以下为大纲

点我《赎罪营》大纲

有挺多需要交代清楚,要不可能看不太明白,所以就单独放了一下

就这样


0.

“我们在这里,不是来听你道歉的

我们到这来……是要看你在恐惧中颤抖……在痛苦中哭嚎……

还有在绝望中……

……跪地求饶

你曾经这样毁了我……

……现在我也这样还给你。”

1.

“嚓”粉色头发的人打开打火机,点了一支烟。在烟雾氤氲中向有着妃色眸子的人招了招手,“来一根?”

“不了,我现在从良。”妃色眸子的人伸了个懒腰,向粉色头发的人眨了眨眼,“你这个乖仔怎么还抽上烟了呢,嗯?痒局长?”

“略。”痒局长翻了个白眼,“你要真从良了,那你为什么还会响应那个电话的召唤来到这里呢,A路人?”虽然这人一口软糯的南京口音,但还是不难听出这人的不耐烦。

“哎呀痒痒还是这么讨厌我啊。”A路人笑着挽了挽痒局长粉色的长发,把他垂下来的一缕头发掖到他耳后,可眼中却无一丝笑意,“我说的从良是戒除一切没用的陋习,而不是正当的复仇啊。”

“而且咱们不是说好了嘛,一切……都是那个女人的错。”

“况且……本来就是她的错。”

A路人说完这句,就把头偏了过去,但在痒局长的视角中不难看出,他本是殷红的唇抿得不见血色。

“走吧。”痒局长一把攥住A路人的手腕,几乎是用拖的把A路人拽向室内,“别的人也快到了。”

A路人诡异地转过头,看了眼痒局长明明暗暗的异色瞳,A路人突然扯了扯嘴角,摇着头随痒局长去了。

在他们经过的大厅正中墙上,明明白白地被人用红油漆刷上了大字

“REDEMPTION CAMP”

2.

“所以……是你把我们组织起来的?”

黑发蓝瞳的少年无措地站着,极其可怜地红了眼眶: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
看着这人的模样极具欺骗性,令人不敢相信。

一旁坐着的棕发青年烦躁地挠了挠头:“你成年了?”

“是。”少年,不,应该说是青年,他迅速地瞄了一眼问他话的人,低下了头,“我……我也不想的,可是她毁了我的家,毁了我的父母……”

“……毁了我。”

青年把头埋入两手之间,但是马上就抬起了头。虽然眼角还闪烁着水光,但眼神坚定无比:“所以……我也要毁了她。”

“跟我想的好像啊。”棕发青年手支在桌子上,一手托着腮,扫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,“我觉得在座的各位也是这样想的吧……那就互相认识一下吧,我是KBShinya。”

“我叫哦漏QAQ。”黑发青年还在无措地站着,一只手拽着自己的衣角,KBShinya看着就觉得累,干脆把自己的椅子拿给他,强制让哦漏坐下来,自己则随意地倚着桌子。

坐在一起的两人终于停止了拉扯:“我是痒局长,这是A路人。”

一直沉默的面无表情的白发青年推了推眼镜,开了口:“我是伊丽莎白鼠。”

“哎呀我是吃素的狮子,叫我狮子就可以。”金发青年露出了一个像他头发一样耀眼的笑容,可是翠色的眼睛仿佛被遮上了一层混沌的迷雾,可这层迷雾也挡不住那满眼疯狂。

“毕竟……咱们之后可要相处好长时间呢。”

3.

“感觉你看起来像非常理智冷静的人呢,怎么会和那个女人处上关系并且还入了她的套呢?”吃素的狮子在前面一跳一跳的倒着走,金色的中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摇来摇去。

“我是高中老师,她曾是我的学生。”伊丽莎白鼠把视线转向远处,“只不过是老师关心学生罢了,看见自己学生可怜的样子总不能不管吧。”

“哈哈哈那个女人一直都是这副令人作呕的德行啊。”吃素的狮子貌似特别开心地笑了起来,只是半眯着的眼睛尽显厌恶,“不管你招惹她或是没有,看见男人就想勾搭,想得到别人身上的一切,不管得到得不到,最后都会成功地把你毁掉,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的好手段。”

“你肯定连床都没和她上吧。一看你这人,她一定是什么都没有得到,然后直接把你诬陷了吧。”

伊丽莎白鼠瞥了一眼吃素的狮子:“你对她真了解。”

“我可算那女人的初恋呢,一直到长大还喜欢着她,也特别傻地以为她也还喜欢我,所以那时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

“直到她杀了人,我却进了监狱,我才明白,所谓爱意都是放屁。”

“啊那你比我惨。”伊丽莎白鼠露出一丝清浅得几乎寻不到的笑,像是自嘲,“我丢了工作,未婚妻跑了,被冠上了‘强奸犯’的名号。”

“诶诶你笑了啊。”吃素的狮子惊讶地睁大了眼。

“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很高兴啊。”伊丽莎白鼠叹了口气。

“我不管,就是我用我的惨痛经历把你逗笑的哦,一定要想着感谢我啊!”话音还没落人已经跑出了一大段,好像生怕白鼠打他一样。铃铛“叮叮咚咚”地伴随着他的喊声,传了很远。

“什么人啊。”伊丽莎白鼠又叹了一口气,短促却真心笑了一下,像湖面冰皮始解,露出了点点鳞波。


TBC



评论(4)
热度(55)

© Moncher | Powered by LOFTER